中经慧税
我们一直在努力

2020的8个趋势,以及2021年的3个洞察

魔幻的 2020 年已经过去了,我们终于迎来了新的一年。站在 2021 年的开头,本文作者对 2020 年进行了总结,盘点了 2020 年的 8 个趋势热点、预测了 2021 年的 3 个洞察以及为什么新经济公司要做长期主义者,希望读后对你有所启发。

充满期待的 2021 年已拉开序幕,我决定为 2020 这一年中值得思考和回味的事情做个总结。桥水基金创始人瑞 · 达利欧说:如果你不觉得去年的你是个蠢货的话,说明你进步慢了。

2020 年的新经济领域,究竟经历了哪些有价值的改变和进化?在我的记忆碎片中,瞬间涌现了下面 8 个趋势热点:

有人用一句话回顾 2020 年:” 我们无数次凝视深渊,也无数次被深渊凝视。” 我们何曾想过,某些时间买个口罩那么难,回一趟家那么难,电影院开个门那么难,奥运会开个幕那么难……

2020 年是一个重要时间窗口,95 后、00 后的年轻世代,即 ” 后浪 ” 们,正在形成新的流量中心。

比如,华农兄弟在院子里宰杀动物,一只公鸡无意中路过,进入了视频画面,观众们一看,像是来送终的,于是 ” 送终鸡 ” 的弹幕流行起来(跟韩国演员宋仲基的名字发音一样),成为华农兄弟走红的一个标配。

农村生活的平淡无奇,可以在 ” 后浪 ” 粉丝的筛选、反馈之下,成为一个一个传播力甚广的网红标签。

任何可以调侃的素材,刺激笑点的瞬间,在 ” 后浪 ” 们眼里,都可以作为话题,作为一种小众爱好,凝聚粉丝,积聚流量。他们时刻想知道,这世界上还有哪些未知的生活方式。

2020 年,很多一线网红逐渐 ” 明星化 “,部分一线网红 ” 带货 ” 流量远超过一线明星,有淘宝主播、有脱口秀主播活跃于热播综艺,受关注度都不输影视明星。

很多影视明星在疫情之前就遭遇 ” 失业潮 ” 了,他们不断寻求新的出路,比如主动进入直播电商领域,商业效果反而不敌那些一线网红,于是出现了 ” 明星失业、网红补位 ” 的声音。

明星带货和网红带货的消费逻辑大不相同:网红带货就是物美价廉,高性价比,邻家女孩真诚推荐;明星带货则撬动了粉丝们的 ” 养成心态 “,粉丝要支持偶像(爱豆)成长。

直播带货的最大商业阻力,大概就是 ” 人红货不红 ” 了。很多影视明星的粉丝量特别大,也积极尝试直播带货,但翻车的情况不少。影视明星往往太过表现自己,抢走了观众本该对产品(品牌)的注意力。

这就像演员和推销员的区别:一个推销员可以成为很棒的演员,可是演员不一定能成为很棒的推销员——因为推销员要同时做到让人鼓掌叫好,让人愿意掏钱买单;演员就不擅长做后一点,这就是隔行如隔山。

在 2020 年天猫 ” 双 11″ 成交过亿的品牌里,有 16 个是入驻天猫不到 3 年,其中大部分是新国货品牌;同时,诸如大白兔奶糖、回力运动鞋、谢馥春、百雀羚、马应龙这等祖母级品牌,也正在经历一轮复苏。

按照《彭博商业周刊》的观点,这背后的最大推手就是 95 后、00 后新世代消费者——因为从 2019 年开始,95 后和 00 后成了全球最大的消费群体,这个趋势会一直持续到 2030 年。

95 后、00 后是中国 ” 正常 ” 一代的开始,他们没有物质匮乏的记忆,也不缺机遇,所以,不用顾虑这顾虑那,而折叠自己、迎合别人,屈就周围环境。

95 后、00 后是 ” 去中心化 ” 的一代,他们眼中已经没有大众品牌、国民偶像了,他们接受信息的来源主要是社交网络、网红社群,他们买东西、看东西,几乎都会给自己打标签,将自己与芸芸众生区别开。

” 后浪 ” 们对品牌认同度普遍降低,不是品牌变得不重要了,而是品牌触达 ” 后浪 ” 消费者的路径不同以往了。

现今,在年轻消费者的购物 ” 决策链 ” 中,从兴趣激发(即 ” 种草 “),到研究比价,到下单购买,最后到分享裂变,处于中心位置的,是社交 APP 和社交网红。绝大多数的 ” 后浪 ” 消费者在进入销售渠道前已经做好了购买决定,在美妆和 3C 数码品类,这种趋势尤其明显。

过去,品牌公司那种广告轰炸 + 明星代言的常规做法,依然可以奏效,但是效费比已经大大不如从前了。

在这个变化中,娱乐圈也大受冲击,已经不可能再打造类似 ” 四大天王(刘德华、张学友、郭富城、黎明)” 那样的全民偶像。相反,网红主播、网红博主、网红 UP 主们更加契合 ” 后浪 ” 们的胃口。

” 宅经济 ” 是 2020 年一个热词,新闻媒体谈了很多。” 后浪 ” 们的孤乐主义持续升级,宅起来,线上解决一切问题。

2018 年,国内的游戏总用户数达到 6.26 亿,其中 ” 孤宅 ” 用户贡献了一大半销售额;

2019 年,天猫 ” 双 11″ 最受欢迎的进口商品,不是婴儿奶粉,不是高科技产品,而是进口猫粮;

2020 年,网红新经济迎来引爆式增长,游戏主播、网红博主 UP 主开始成为一种成熟职业,诸如导购、教师甚至菜农等 360 行纷纷 ” 网红化 “。

” 后浪 ” 们普遍有一种 ” 孤乐主义 ” 心态,与其在人群中委曲求全,宁愿选择自己宅起来。

阿里研究院的数据显示,95 后、00 后人群当中,一个人看电影的比例高达 54%,一个人叫外卖比例达到了 33% ……

所以,阿里电商系统开始推一人食、一人租、一人旅行、一人火锅以及迷你小家电、自助唱吧等等。这是一种 ” 单人的乐活模式 “,更是一种新的商业布局。

这个商业生态更是包括众多头部、腰部和精致的纳米红人,以及背后的 7 亿粉丝群体,构成了线上最具人气的商业流量中心。

当城市越来越大、新经济生态越来越成熟、人际交往越来越虚拟的时候,” 孤独的城市动物 ” 正在催化各种商业创新。

2020 年,网红导购已经成为零售行业的重要武器。网红导购最关注的,是社区团购,就是围绕一个线下社区,以近距离社交为起点,来发起团购。

每一个导购员就是一个带货网红,早上在社群里推 ” 超划算的爆款产品 ” 用于巩固铁粉,晚上发布打折信息,定时发问候红包(现金 + 菜品折扣)用于培养用户习惯。

一位叫香帅的金融课网红教师,讲过一位 ” 皮皮妈妈 “,特别能干,她与附近几个小区的团长合作,没有依靠任何平台,利用微信群建立了近千人规模的 ” 团购合作社 ” ——他们几个团长,本身有超市采购、机场免税店、粮油食品企业的工作背景,有很多供应链资源,可以与厂商直接对接。

他们每周组织团购 5 次左右,商品品类覆盖蔬菜、水果、肉蛋奶,甚至是羽绒服、化妆品、奢侈品包包。

传统零售的接触用户过程,是漏斗型的一级一级筛选用户,先要广泛搜罗用户,然后从众多用户里进行精准定位,找到并影响目标用户,从目标用户里筛选潜在用户,再找到普通用户,如何在香港注册海外公司,http://有哪些优势?,最终获得忠诚用户。

社群零售的接触用户过程,是宝塔型的一级一级影响用户,要先去找到忠诚用户,通过忠诚用户去找到并影响普通用户,通过普通用户再去影响潜在用户,最终向广泛的目标用户扩大影响。

过去,很多创业者总是讲 ” 工匠精神 “,要精工细料、要死磕细节。但这是要成本的,产品贵到了一定程度,你的市场很难走出北上广深,商业的可复制性也没有了。比如,30 元一杯的星巴克是无法下沉到小县城、小乡镇的。

如果你有打江山的那个霹雳手段,将效率做到感人,将价格压到骨头,从一线都市到六线县城乡镇,你都有办法搞定,让现存的、潜在的对手都怕你,那就算你厉害。

看看中国地图,查查政府官方网站,可以清楚看到未来消费市场新的增长引擎,主要来自于国内 2856 个 ” 县 “、41658 个 ” 乡镇 “、662238 个 ” 村 “,他们没有高房价或高租金的困扰,可支配收入并不低。

现在的下沉市场越来越好,一个卖大鸡排的本土品牌,门店数量已经超过麦当劳,一个做刨冰起家的本土品牌,门店数量也超过了星巴克。

我看,突破下沉市场的核心方法论就一句话——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拉客卖货。这个巨人就是当今中国强大的数字商圈生态。

现今,想要开创一个新消费品牌,包括产品的研发设计、制造、物流、营销等环节,都会出现专业化的服务商。你只需要专注洞察、连接及服务好用户,将用户或者消费者变成粉丝,集中精力做品牌就好了。

哪怕你身处遥远的深山、疆域的边缘、城市的角落,只要你懂需求、会表达、能沟通,就可以打造个人 IP,直连消费品牌,除了网红主播可以带货,可能一篇好文章、一张好图片甚至一曲好音乐,都可以赋能品牌,都可以带货。

很多农村小哥、小镇青年、偏远地区的民宿业者,靠短视频带货赚钱,或是打农家乐广告招徕游客,已经非常普遍了。

2020 年 9 月,《人物》杂志刊登了一篇热文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,近几年来外卖平台通过算法系统压缩送餐时间,建立了一套 ” 超时罚款 ” 规则,使得骑手的工作难度越来越大,甚至越来越危险。

2020 年,几乎所有互联网平台都抛弃了按照纯时间线排布内容的算法,改用打乱时间线的智能算法推荐(最保守的微信公众号也迈出了这一步)。

比如:B 站首页默认就是推荐模块,哪怕用户订阅列表里的所有 UP 主全停止更新了,也不影响消费者(粉丝)获取源源不断的感兴趣内容。

比如:抖音的分发机制也变得更加务实,网红创作的内容投喂给算法,算法再分发给用户,用户不会在乎哪个网红创作的,用户只在乎自己的口味。

创业者们一定要知道:内容消费,就是当我们刷抖音、微博、微信看到内容的时候,这些消费是目前为止互联网里面最大的消费,而这些内容的源头是网红博主、主播、UP 主。最终靠什么发掘其中的商业价值?

Google 的商业算法,很好理解,就是用户在搜索引擎里搜过内衣,好的,网页打开之时,就会看到很多内衣的消费选择。

Facebook 的商业算法,就是另外一种套路,用户可能曾在社交平台上对一个汽车产品点赞,但他的个人页面上,可能会出现完全没什么关系的度假村内容,因为平台通过大数据分析,知道你是谁,就必然需要什么。

网红新经济时代的算法策略,将网红和场景当作 ” 广告位 + 新货架 “。你看到的那些网红,本质上是一个个算法。 你透过直播互动的数据沉淀,清楚知道用户(消费者)的生活方式,在一种生活方式的背景下,用户想要什么,就很清楚了。

在一个时间段内,哪一个产品最好卖?哪一个定价最好卖?哪一些台词最好卖?哪一些包装最好卖?同时,如何应对直播用户的问答?怎样的问题需要怎样的台词、演示细节进行匹配?如何持续改良行为模式,提高直播效率?……

这些都是靠背后动态沉淀的大量数据,进行矫正、优化的。如何驾驭这些数据,靠的就是一套好的算法。” 一线网红们 ” 的一言一行、一个眼神,都是基于直播间人气、销售转化等等数据指标,进行算法矫正的。所以,” 一线网红们 ” 就是一个一个人格化的算法。

Google、Facebook 以及网红新经济时代的商业算法,决定了用户最终会看到什么内容。

Google 的推荐系统,基于用户搜索行为,包括搜索的历史记录等等;Facebook 获取的,是用户的社交信息,像是居住地、性别、职业,还有用户在平台上的点赞、留言;网红直播模式获取的,是基于网红、粉丝互动呈现的生活方式数据。

2020 年的消费市场,典型特征就是 ” 看人下单 “,每一个内容账号的背后,每一个网红主播、博主、UP 主的背后,都是一个细分消费市场。

” 后浪 ” 消费群体主要透过社交分享,实现了基于人与人之间信任关系的购买。淘宝的直播带货,快手的达人卖土特产,小红书的大 V 种草,西五街的新品测评,以及拼多多的熟人推荐,都是看人下单(而非看品牌下单)的逻辑。

CEO 们(甚至很多政府官员)纷纷走上一线,亲自进直播间卖货,不一定是要拿到多少销售额,更重要是,赢得需求洞察上的话语权、产业链上的主导权、公司命运的主宰权。

需求洞察方面,近年快速崛起的喜茶、完美日记,几乎都是 CEO 直接主管内容团队,每天都在网上跟消费者接,沉淀了更多源于用户的意见,这就有了在需求洞察上的话语权。

尤其是那些年轻创业者,因为预算有限,会选择低成本、网红化的品牌推广,将自己塑造成为一个网红(意见领袖),把流量导向产品销售,经过多次转发、传播,这些网红 CEO 不仅给企业省下巨大的广告开支,也让年轻消费者觉着他们和自己贴得更近了。

产业链话语权方面,很多网红主播直接绕过了品牌,让厂家直接供货,李子柒、薇娅是这样;也有一些网红主播甚至直接绕过厂家,自己做供应链。

多年以前,比尔 · 盖茨曾经表示:” 要么电子商务,要么无商可务。” 可是,现在已经不是 B2C 了,而是直接绕过商家,从供应商那里买东西,甚至自己做供应链。网红直播带货给电商运营效率,带来了革命性的升级。

这给人一个清楚信号,” 老板都直播带货了,这么拼,你为何不积极跟上?”

总体看来,CEO 主动直播带货,主动参与内容创作、与粉丝(消费者)对话,这种迅速收集消费需求、汇拢资金、按需生产、分发商品的模式,效率远高于传统电商。

可以预期,未来网红直播带货将会成为新消费品牌的新常态,而 CEO 直播带货也将成为给公司 ” 立人设 ” 的一种灵活方式。

”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收集到足够数量的碎片,并努力积累到这些碎片之间的关联性。”

华为轮值 CEO 徐直军直言:” 经验是华为最大的浪费。” 不要轻易放过一段经历和经验,如果能够从每一段经历和经验中沉淀一点未来可能用得上的思考,积累下来就是大智慧。

去年疫情期间,物流受阻,电商平台的效率发挥不出来,” 社区团购 ” 进来补位;孩子上学的节奏受影响,网红教师(和助理们)可以一对一进行辅导;公司难以集体办公了,小团队一个个可以自行组织工作任务,即 ” 去中心的自组织 ” ……

十几年前的网红,主要是传统媒体(营造出格事件)催化走红的;后来,有了博客、视频网站,你要走红还得靠平台的编辑优先推荐;有了社交媒体,诸如 Papi 酱、雪梨等人,靠生活调性走红;现今,大量网红主播承接了短视频和直播兴起的势能,比如李子柒、手工耿、李雪琴,主要靠优质内容走红。

网红新经济本质上是一种去中心化的呈现方式,除了网红、意见领袖之外,某个物品、某个品牌、某个地方、某样美食、某一首歌,甚至某个虚拟形象都可以成为网红主体,进而与粉丝建立起稳定关系,促进了消费变现。

过去,村里就你家有一部固定电话,好的,你家很快成了村里与外界联系的中心节点;现在,人人有一部智能手机,人人都成了信息节点,那个连接效率是不可同日而语的。

据克劳锐《2020 年中国红人发展年报》显示:综合了微博、微信、抖音、快手、小红书、B 站、淘宝直播数据发现,2020 年粉丝量大于 1 万的网红数量已经达到了 900 万 +,而这些网红日均产出内容数量达到了 3750 万 +。

过去的品牌公司会有一个基本考量:营销推广、品牌运营是两个维度的,(营销)追求销售效果 or(品牌)追求企业调性?预算该怎么投,怎么平衡这个比例?长期以来,是非常伤脑筋的。

2020 年则是实现品效合一的关键一年,其中的重要变量就是网红。网红就是把 ” 粉丝 ” 还原成 ” 消费者 ” 的那个物种,品牌则千方百计找到最合适的网红帮忙。

网红增进了交易效率的空前提高,过去,从产品到消费者,要经过多层渠道商、经销商,到零售店,最后被消费者看见,决定会不会买,这是一个很长的决策链条。

过去的交易方式,付款需要输入密码,网银需要用 U 盾来支付,现在这些步骤都省略了,刷个脸就行了,甚至可以免密支付。

现在,从产品到消费者,只需要一个直播间,只经过一层物流。除了消费链条大幅缩短,供给和需求之间的连通效率大大提高了。

如今所有的直播带货,从带宽、运算、支付、成交,到最后的朋友圈发文炫耀,一个人从决策到购买的链路缩短到 3 分钟之内——这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完全没有过的。

网红作为现今最重要的内容生产者,是广告位 + 新货架的完美合体。本质上,一切的表达都是文案,一切的产出都是创意,一切的产品和品牌都是内容,一切的内容都是广告。

近几年来,消费品牌纷纷借助网红流量,给自身品牌进行 ” 人格化 ” 赋能,要使消费者不仅仅将品牌当作一个僵化的标签,而是一个可交流、有温度的人格 IP。

商业的本质就是消费者的注意力在哪里,产品就在哪里。聪明的品牌越来越清楚,能支持自己走得更远的其实是粉丝,而不是哪个标签或者 LOGO。

无论你是什么学历、什么出身、什么背景、你喜欢什么、擅长什么,你都可以把自己摆在网络平台上,被所有人看见。比如有很多五星级酒店大厨,因为有一门烹饪的手艺,通过短视频教会更多人做家常菜。

也有很多优秀的老师,把黑板搬到了网上,做更广泛的知识普及;还有医生、化妆师、心理学家、装修工人等等,在网络上分享自己的专业经验,获得很多人的喜爱。

网红的 ” 准入门槛 ” 确实不高,只要你有手机,注册一个账号,就可以开始发视频,开直播。

但还有一个事实是:步入社会之后,我们说一个行业,一份工作的 ” 门槛 ” 高低,不仅体现在 ” 准入门槛 “,更在于职业化。

不是在工作技能上有多高超,而是你学会把自己的生活人格和职业人格分开。在合适的地方,合适的时候,扮演合适的角色。

任何人把自身的优势发挥到极致,都可能成为焦点。但是,能不能长久在里面待下去,能不能胜任这份工作,背后仍需要有专业化的技术(数据、算法)引导。前面讲过,算法可以教你怎么做好网红?

你随意的一个感受瞬间,分享一首曲子,或者发一条微博、朋友圈、小红书、抖音,都在向身边的人传达着你平凡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可能被人忽略,可能被人厌烦,也许,也许,你也会被人喜欢,被人关注,被人模仿。只要你是认真的,世界上总有一直喜欢你的人。

那些一直喜欢你的人,就是你的价值观同盟,你也可以成为他们的品味代言人,这也是网红的核心本质。人人都有机会成为网红,无疑你也可以,流量和效果不用花钱买,你的口碑和影响力会自然扩散,成为你的私域流量。

给自己的观点找到知音,让自己的(内容)产品遇见懂你的人,这是 ” 网红 ” 职业化 +” 职业 ” 网红化的内在本质。

上海中经慧税-致力于成为各大中小企业的孵化器,让您省心、省时、更省力!近年来以来,我们专心于上海公司注册、上海代理记账、上海公司变更、上海公司转让、上海公司注销、上海人事代理、商标注册、400电话办理等法律服务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中经慧税 » 2020的8个趋势,以及2021年的3个洞察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中经慧税 更专业 更方便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